社区基层工作者的“抗疫时辰”
来源:社区基层工作者的“抗疫时辰”发稿时间:2020-03-29 23:31:10


清零以后,再观察两个星期,没有新发感染,我会建议可以解除武汉封城。

阿念见到外婆时,老人半昏迷。阿念一遍遍喊着“家家”(武汉话,外婆),拉着她的手,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,惊慌地问:“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?”

中国卫生:您提出对武汉采取“不进不出”措施,将新冠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,作为甲类传染病管理,都是基于上述判断所作出的考虑吗?

刚开始重症病人救治很难,如今危重症病人病死率已经明显下降

同屋的病友告诉阿念,她来了之后,老人晚上终于变得安静了。

有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外科医生,出现了“细胞因子风暴”现象,运用“人工肝”治疗后,他的细胞因子很快降下来,呼吸困难也得到改善,经过3次干细胞治疗,同时给予肠道微生态调节剂治疗,在住院治疗14天后,患者检测病毒核酸转阴性,肺部病灶明显吸收,住院治疗24天后好转出院。

李兰娟:从2月2日到现在,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。当初疫情相当严重,很多病人隔离不够,住院难、检测难,我也提出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许多建议和办法。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、亲自部署下,发出“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”的号令,经过大家齐心协力、守望相助,想了很多办法,政府一下子腾出了超过1万张的床位。到现在,所有的方舱医院已全部休舱,武汉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,也已经集中到10家。每天的新发感染者,从四位数、三位数、两位数,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。(3月18日0—24时,武汉市确诊病例、疑似病例均无新增,这是疫情发生以来,首次出现“双零”。)

六是要及时通报疫情,并公之于众,让民众了解疾病的态势,依靠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,增加老百姓对疾病防治的信心,大家都行动起来,才能真正做到群防群治。

所以我当时提出,这次要想及时发现并隔离传染源,就必须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。只有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才能排查和隔离所有传染源,而且不仅隔离患者本人,密切接触者也要隔离。

病例3为美国籍,3月25日自美国出发,经日本转机后于3月26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